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整理了五点利用APP赚钱的方式,感兴趣的要仔细阅读哦!

2021年05月06日 09:49

最近,很多企业在优联互通这边定制开发过APP后,对APP利用率并不高,导致APP给企业带来的效益不是很高。针对这一情况,优联互通专门开一篇文章,为大家介绍企业如何通过APP赚取更多的钱,让企业把APP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优联互通为大家整理了五点利用APP赚钱的方式,感兴趣的要仔细阅读哦!

一、收取广告费

现在几乎稍微有点流量的APP都会在APP内设置广告位,有的在页面、顶部或者底部,给其他企业打广告,通过广告收取相应的费用。费用可以通过展现时间、点击量、转化量的方式来收取,一般都是按照展现时间收取。在选择广告商的时候,尽量选择和自己企业业务有一定关联的,这样不会影响用户的体验。

二、收取知识费

现在知识付费的平台有很多,比如百度文库、腾讯课堂等,都是属于知识付费APP,企业也可以在自己的APP上上传一些知识内容,用户想要获取这些内容就必须付费才能看到。


三、流量变现

流量引导也是经常见到的,我们可以从一个APP引导到另外一个APP,这种方式就是流量引导,这种引流方式也可以赚钱,它不是免费引流,需要收费的。

四、销售产品

企业开发自己的APP一般都会在APP上售卖自己的产品,通过APP向用户展现、宣传产品内容,最终达到盈利的目的。企业也可以帮助其他企业售卖产品,从中可以收取返利。

五、收取功能费用

APP有很多种类型的功能,我们可以设置不同类型的用户提供不同类型的功能,这样我们可以从功能服务方面进行收费,普通功能我们可以使用免费方式,如果想要获取更高级的功能需要通过付费才能使用,这样也是一种赚钱的方式。


以上就是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总结的五点APP赚钱方式,如果您对APP开发行业感兴趣,欢迎关注【优联互通】公众,查看往期行业资讯,了解更多APP开发内容。


相关推荐

外卖平台佣金抽成太高,商家该何去何从?

就在某火锅品牌和某餐饮品牌忙着为涨价道歉的时候,某外卖平台又因高佣金提成上了热搜榜,一时间成为各行各业高度讨论的话题。4月10日,广东省33家餐饮协会表示某外卖平台在举国抗疫期间,依旧坚持高额佣金以及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让一众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等。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平台抽成太高是这次广东餐饮企业集体起诉某外卖平台的主要理由。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5月06日 10:46

德国疫情传染数回升

4月28日,在德国科隆一家超市内,一名戴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整理水果。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28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8日零时,德国新增确诊病例1144例,累计确诊156337例。这家研究所27日的报告显示,德国新冠疫情基本传染数回升至1.0,即每个确诊患者平均传染一个人。德国新冠疫情人际传播的基本传染数3月初为3.0,4月17日下降为0.7,过去几日保持在0.9。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此前表示,德国的目标是将基本传染数永久控制在1以内。基本传染数小于1表示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新华社发(乌尔里希·胡夫纳格尔摄)4月28日,在德国科隆一家超市内,一名戴口罩的顾客购物后离开。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28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8日零时,德国新增确诊病例1144例,累计确诊156337例。这家研究所27日的报告显示,德国新冠疫情基本传染数回升至1.0,即每个确诊患者平均传染一个人。德国新冠疫情人际传播的基本传染数3月初为3.0,4月17日下降为0.7,过去几日保持在0.9。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此前表示,德国的目标是将基本传染数永久控制在1以内。基本传染数小于1表示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新华社发(乌尔里希·胡夫纳格尔摄)4月28日,在德国科隆一家超市内,顾客戴口罩购物。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28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8日零时,德国新增确诊病例1144例,累计确诊156337例。这家研究所27日的报告显示,德国新冠疫情基本传染数回升至1.0,即每个确诊患者平均传染一个人。德国新冠疫情人际传播的基本传染数3月初为3.0,4月17日下降为0.7,过去几日保持在0.9。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此前表示,德国的目标是将基本传染数永久控制在1以内。基本传染数小于1表示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新华社发(乌尔里希·胡夫纳格尔摄)4月28日,在德国科隆一家超市内,顾客戴口罩购物。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28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8日零时,德国新增确诊病例1144例,累计确诊156337例。这家研究所27日的报告显示,德国新冠疫情基本传染数回升至1.0,即每个确诊患者平均传染一个人。德国新冠疫情人际传播的基本传染数3月初为3.0,4月17日下降为0.7,过去几日保持在0.9。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此前表示,德国的目标是将基本传染数永久控制在1以内。基本传染数小于1表示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新华社发(乌尔里希·胡夫纳格尔摄)责编:刘艳君

2020年04月29日 19:03

700亿元5G基站集采结果出炉 华为中兴占8成 诺基亚接连出局

本篇文章2403字,读完约7分钟根据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官网信息,4月24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2020年5GSA新建工程无线主设备联合集中采购公示中标候选人,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大唐移动中标。这一结果与此前中国移动的5G基站集采结果基本一致。至此,三大运营商2020年5G基站集采招标尘埃落定,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大唐移动)分享这笔总计约700亿元的大订单。与此同时,5G设备商的市场格局悄然变化,华为和中兴两者的市场份额合计占比超八成,较4G时代出现大幅上升。而上海诺基亚贝尔(以下简称“诺基亚”)却在三大运营商集采中接连出局,公司在电信联通招标结果出炉后发布官方声明进行回应,称尊重运营商选择。今年只是5G大规模建设的元年,随着5G基站后续建设,设备商的江湖或许会掀起新的风云。5G按下快进键三大运营商700亿元招标落幕来源:中国电信阳光采购网据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公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实施5G共建共享,此次共集采约25万个5G基站建设所需SA无线主设备,包括5GSABBU、AAU等,分两个标包。标包一中标候选人有两个,分别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体、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标包二中标候选人有四个,分别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体、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爱立信(中国)通信有限公司、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标包一的投标报价中,华为和中兴分别为329.32亿元和329.38亿元;在标包二的投标报价中,华为、中兴、爱立信和大唐移动的报价分别为329.32亿元、329.38亿元、328.99亿元和188.34亿元。综合各家的报价情况,电信联通此次集采资本开支约为330亿元。虽然电信和联通未公布各家的中标份额,但业内预计华为、中兴、爱立信、大唐移动获取的份额与中国移动此前5G基站集采时的结果差不多,华为获取半数以上份额,华为和中兴或将合计获取超八成份额。在此前中国移动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招标中,华为、中兴、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大唐移动)中标份额分别是57.2%、28.7%、11.5%和2.6%。当时,中国移动28省份发布了总需求超23万站的5G主设备采购计划,采购规模在371亿元,旨在保证2020年底5G基站数达到30万目标不变,确保2020年内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除了新建之外,中国移动还启动了5G二期扩容,规模也超过了4万基站。综上来看,国内三大运营商在5G无线主设备采购方面的投入约为700亿元。根据三大运营商在发布2019年年报时的规划,三大运营商2020年资本开支大幅增加,尤其是5G投资,三家共有1803亿元资金预算用于5G,计划新建50万个5G基站。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今年5G资本开支预算分别达1000亿、453亿和350亿元。中国铁塔也表示,2020年初步安排资本开支280亿元,170亿元左右用于5G投资。2020年,中国5G建设按下快进键。日前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3月底,全国已经建成的5G基站19.8万个,5G套餐用户5000多万。5G建设包括设计、勘察、招投标等一系列流程,工信部要求企业进一步优化工作流程,抢抓工期,集中资源力量加快5G网络的建设步伐,预计2020年新建50万座5G基站的目标完成没有问题,工信部也鼓励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加强协同,优化5G研发测试,保障5G网络的建设质量,推动独立组网(SA)模式设备不断成熟完善,加快非独立组网(NSA)向独立组网(SA)过渡。诺基亚接连出局回应称尊重运营商决定在三大运营商此轮5G基站招标过程中,诺基亚接连出局。在中国5G建设第一波红利,五大设备商的格局基本确定,华为份额排名第一,中兴通讯位列第二,爱立信、中国信科(大唐移动)位列其后,而诺基亚铩羽而归。此前,在中国移动5G基站集采结果出炉后,网上还曾流传诺基亚向中国联通和电信发函,希望对方能多方考量的文件。不过随后,4月6日,诺基亚也对该流传文件发布了官方公开信称,公司尊重中国移动的决定,将坚定不移继续服务中国移动,上述流传信函不代表公司立场和态度。而此番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5G基站主设备联合集采中,诺基亚仍然未能入围。对此,诺基亚发布官方声明表示,公司植根于中国市场近40年,作为中国运营商的长期合作伙伴,公司尊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决定,对中国的承诺保持不变。诺基亚在声明中指出,5G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诺基亚贝尔将加倍努力,继续强化端到端产品和技术创新优势,在5G增强技术,O-RAN,边缘云,原生云化网络,智能运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及数据中心,5G双千兆网络等领域助力运营商和企业用户提供网络和数字化服务和解决方案。据了解,诺基亚之所以不能入围,更多还是技术上的原因,由于电信和联通5G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相关无线基站均要求具备200MHz带宽的支持能力,而诺基亚研发重点在5G毫米波和欧美市场,在中国5G频谱等技术的定制产品上投入较少,表现不及华为等厂商。

2020年04月26日 14:19